天天PK10-欢迎您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来源:天天PK10-欢迎您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发稿时间:2020-06-05 14:41:19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这种情况下,特朗普开始想法设法地提升自己的声望,打击民主党对手。而明尼阿波利斯市市长,恰巧是民主党人。特朗普希望通过批评这位市长,侧面传达民主党在整个事件中都未发挥出积极作用这一信息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6日,弗洛伊德被警察暴力执法致死事件仍在发酵,美国纽约、芝加哥、费城、旧金山、华盛顿等多个主要城市的民众继续举行抗议活动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新京报:种族主义的问题,是否与“白人至上”的思想有关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刘卫东:所谓历史因素,归根结底是“种族歧视”的问题,这也是美国尤为敏感的问题。从历史角度来看,美国建国以来,只发生过一次内战,虽持续时间不长,但影响深远。然而,这次内战的起因就是种族问题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美国刚刚建国时,只有白人男性才拥有选举权。随着社会的进步,白人女性、印第安人及黑人等少数族裔、18至21岁的年轻人,逐步拥有了选举权。甚至,美国一些大学在招生时,需要给黑人留出部分名额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拜登和特朗普处境不一样,角色也不一样。从历史上来看,民主党的选民基础更大。在美国民众中,认定自己是民主党人的数量更多,但是他们的投票积极性不高。所以,拜登除了需要动员民主党选民之外,还需要去拉拢摇摆选民的选票。因此,特朗普与拜登的行为才会出现巨大反差,他们各自都按照自己的风格去吸引选民,政治意味足够明显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事发后,特朗普的言论都在转移焦点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刘卫东:弗洛伊德死亡后,不少议员呼吁通过立法来限制警察使用武力的次数,但其实说起来容易,做起来难。因为在实际情况中,现场需求才是第一位的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新京报:美国种族问题如此严重,是否采取了有效措施来解决这一问题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刘卫东:美国总统上任之后,通常会声称自己既不是民主党总统,也不是共和党总统,而是美国总统。但特朗普“反其道而行之”,在选举中,特朗普就表明自己是共和党人,上任之后也认为自己是共和党总统。